欢迎来到博纳集团官网!

咨询电话:0574-87882471

魏老师教育 > 新闻资讯 > 央视专访任正非:把教育做好,让最优秀的人培养更优秀的人!

央视专访任正非:把教育做好,让最优秀的人培养更优秀的人!

发布日期:2019-05-29

浏览量:760

返回列表

▲任正非接受央视记者董倩专访

央视专访任正非:把教育做好,国家就有未来!

本文选自“央视新闻”

2019年1月17日,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在深圳接受央视记者专访。

在访谈中,针对女儿孟晚舟被加拿大扣押、华为遭一些国家“打压”等问题,任正非一一回应。

采访中,任正非表示最关心的问题是基础科学研究和教育。在他看来,把教育做好,国家就有未来。

任正非:很长时间没见女儿 对她不会太担心

记者:作为父亲想为女儿做一些什么?
任正非:首先感谢党和国家,对一个公民权利的保护。我们能做的还是要靠法律的力量。
记者:您现在能和女儿联系吗?
任正非:打电话。说说笑话。
记者:您担心她吗?
任正非:不会有多大的担心,但她需要很长的时间解决这个问题。
记者:您多久没有见到她了?
任正非:很长时间了。儿女最重要是翅膀要硬,他们要自由去飞翔。期望儿女来照顾父母,这个不是我们的期望。
记者:但是她毕竟遇到了这么一件事。
任正非:这个事还是要通过法律来解决,我们有信心能够解决。

任正非:有信心 欧美国家非买不可

记者:现在有一些国家“封杀”华为,怎么面对这种局面?
任正非:你做得好了以后,不会没人买的,不用担忧。我从来没有担忧这个事。
记者:但是假如有一些国家,就用国家禁令的方式不让你们参与?
任正非:不买他傻,不买他就亏了。这是“比赛”,是技术竞争是和平竞争,除了买,(他们)还有什么办法。
记者:如果重要的欧美国家不让您进,您有什么办法?
任正非:不会,欧美国家,最终有很多东西他非买不可,我一定会卖给他们的。我们不会计较他曾经计较过我们,我们是以市场经济、以客户为中心,当他要买的时候,我还是要卖给他的。

▲任正非接受央视记者董倩专访

任正非:再穷不能穷教师 让最优秀的人培养更优秀的人

在访谈中,任正非呼吁要重视基础教育,他认为,未来二三十年,人类的社会将有翻天覆地的变化,最大的进步来源于教育和科学的进步。“怎么能在这么小一个芯片上面沉积那么多东西,我认为国家首先要重视教育,特别是农村的基础教育。国外有人说过,一个国家的强盛是在小学教室的讲台上完成的,教育是最廉价的国防。”

所以,在任正非看来,要提高老师待遇,再穷不能穷教师,要让优秀的人才愿意去当老师,让优秀的孩子愿意学师范,这样就可以实现“用优秀的人培养更优秀的人。”

任正非:科研上允许不成功 因为培养了人才

华为在基础研究领域投入了大量资金,任正非对于基础研究的成效也有独到的认识,他在采访中表示,基础研究允许“浪费”,并不是能做出来卖出去,就叫“成功”,“成功”是多路径的,要宽容失败,科研上的不成功也培养了人才。

▲任正非接受央视记者董倩专访

任正非专访完整内容,请关注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1月20日晚21点30分播出的《面对面》栏目。

任正非谈教育:把基础教育提到国家的最高纲领,用最优秀的人培养更优秀的人

(本文为付小平推荐,选自澎拜新闻,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)

任正非终于打破沉默!

72小时内,75岁的任正非马不停蹄接受采访。2019年1月15日,他接受了一轮海外媒体采访,1月17日又在深圳华为总部接受多家国内媒体群访。

采访中,任正非除了揭开华为的神秘面纱,更反复提及“基础教育”对于国家发展的重要性。他认为,对一个国家来说,重心是要发展教育,而且主要是基础教育。要让教师成为最光荣的职业,国家未来才有希望,才能在世界竞技中获得成功。

以下内容节选自任正非采访实录。

振兴教育不在房子,在于老师

记者 :我记得2014年第一次采访您的时候,您说“华为有什么神秘的?揭开面纱就是皱纹”,现在五年过去了,您觉得华为的面纱真正揭开了吗?现在国际上质疑的声音好像更多了。

任正非:那就是皱纹更多了。因为半径越大,问题越多。如果我们缩到小小的一点,像农民种地一样,只有土豆这么大,外界都看清了,那谁也不会质疑。半径越大,越看不清,未来10-20年之后的探索我们更加看不清,所以大家的质疑会多一些,但是质疑并不等于有多大问题。

另外,质疑也是有价值的,科学家天生就喜欢怀疑,要不他们怎么会发现新东西呢?他不相信,就会有新发现,所以质疑本身也是前进过程中必然伴随的副产品。

未来信息社会的发展是不可想象的。未来二三十年,人类社会一定会有一场巨大革命,在生产方式上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比如,工业生产中使用了人工智能,大大地提高生产效率。大家参观了我们的生产线,那还不能叫人工智能,只是一部分人工智能,但是生产线上已经看不到太多的人。

五年以后,这条生产线上可能只需要五、六人,甚至两、三人,主要是做维修。当然,我们的生产线上很多人都是博士,不是普通操作工人,特别是光芯片生产中,会动手的博士还特别少。

这个时代对一个国家来说,重心是要发展教育,而且主要是基础教育,特别是农村的基础教育。没有良好的基础教育,就难有有作为的基础研究。

给农村教师多发一点钱,让优秀人才愿意去当教师,优秀的孩子愿意进入师范学校,就如我们老一代革命家毛泽东、粟裕、许光达、恽代英都出身于师范学校一样,我们就可以实现“用最优秀的人培养更优秀的人”。

但现在不是这样,教师待遇低,孩子们看见知识多也挣不到多少钱,所以也不怎么想读书。这样就适应不了未来二、三十年以后的社会,社会就可能分化。

完全使用人工智能生产的可能就会重回西方,因为没有了工会问题、社会福利问题、罢工问题……完全不能人工智能的生产可能会搬到东南亚、拉丁美洲、南欧等人力成本低的国家去了。

我们国家面临着这种分化,就应该要把基础教育提到国家的最高纲领,才能迎接未来的革命。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质,这应是党和国家的主要责任,每个公民的义务。、

今天满街高楼大厦,过二、三十年就变旧了。如果我们投资教育,二、三十年后这些穷孩子就是博士,开始冲锋,国家就会走向更加繁荣。

在这个重要的历史转折时期,华为只能把自己管好,不能去管别人,所以我们就大量投入资金往前冲。

刚才央视记者问我“你们赚的钱很少,为什么科研投入会有那么多”,比如今年我们利润是90多亿,但是科研投入150-200亿美金。

其实这150亿哪里是我们投的,都是成本,实际上还是客户投的。客户给我们的钱,不是产生利润,而是产生投入。

我们为什么要走在前面?新技术进入时代的周期变短了。过去是等到科学家做方程,经过五、六十年,终于发现这些方程有用。从电磁理论,又经过五、六十年,发现电磁理论可以用于无线电……

今天已经不可能了,这个过程缩短非常厉害,即使不能叫毫秒级,也是极短级。如果我们还是等着产业分工,不进入基础研究,就有可能落后于时代。

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,如果变成人才大国,我们与别人的竞争才更加有信心,因此,小学教师应该要得到更多的尊重。当然,今天教师待遇已经比过去好很多了,但还要让教师成为最光荣的职业,国家未来才有希望,才能在世界竞技中获得成功。

今天大家看到华为有很多成功,其实成功很重要的一点是外国科学家,因为华为工资高于西方公司,所以很多科学家都在华为工作。

我们至少有700名数学家、800多名物理学家、120多名化学家、六七千名基础研究的专家、六万多名各种高级工程师、工程师……形成这种组合在前进。因此,我们国家要和西方竞技,唯有踏踏实实用五六十年或者百年时间振兴教育。

振兴教育不在房子,在于老师。抗大就是一条小板凳。你们看关于抗大的电影,搬个小板凳,坐在黄土飞扬的土地上,听到毛泽东没有麦克风的讲话,就建设了新中国。

所以,物质不是最主要的,人才是最主要的,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应该得到尊重,这个国家才有希望。

记者:您提出基础教育这个议题,是希望能够给社会一个警示吗?

任正非:我认为,社会就是应该有口号“用最优秀的人去培养更优秀的人”,“我们再穷也不能穷老师”。

记者:您打算为这个事情做点什么?

任正非:我们把华为公司做好,就给大家做了一个榜样。华为有什么?一无所有!华为既没有背景,也没有资源,除了人的脑袋之外,一无所有。我们就是把一批中国人和一些外国人的脑袋集合起来,达到了今天的成就,就证明教育是伟大的。

记者:您对于未来科技行业的走势是怎么看的?因为华为从来不站队,但是现在这种大国博弈的情况下,华为还有可能独善其身吗?

任正非:如果将来会出现中美博弈,中国首先还得重视教育。我们在海外派遣员工有4万多名,为什么大多数员工都不愿意回来?孩子上学问题,回来以后怎么插班,教育方式完全不一样。这样一系列问题,让我们的员工流动不起来,孩子回不来。

即使在非洲,孩子可以上最好的学校,但是回到深圳就进不去学校。因此教育是我们国家最紧迫的问题,要充分满足孩子受教育的权利。每个家长最操心就是孩子。因此,盲目的人口红利化是错误的,因为社会的生产方式是走向人工智能。

东风汽车的竺总问我,我说“中国无人驾驶可以从拖拉机做起”,我们不与西方同一个轨道竞争,就把拖拉机做到24小时耕地,不怕蚊子,不怕下大雨,不怕爬高山,农业生产效率不就提高了吗?

我们要踏在前人的肩膀上前进

记者:在现在的环境下,您怎么理解自主创新对中国公司的意义?

任正非:我从来不支持“自主创新”这个词,我认为,科学技术是人类共同财富,我们一定要踏在前人的肩膀上前进,这样才能缩短我们进入世界领先的进程。什么都要自己做,除了农民,其他人不应该有这种想法。

自主创新若是精神层面我是支持的。也就是说,别人已经创新,我们要尊重别人的知识产权,得到别人的许可,付钱就行。

如果我们重做一遍,做完一遍,也要得到许可,还是要付钱,这是法律。当然科学家都是自主创新的,我指的是我们这种公司的工程创新。

记者:长期以来,西方对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企业最常见的指责就是盗窃知识产权,您怎么看待?

任正非:我不能代表中国企业,只能代表华为。华为在美国经历了几场大官司,都获得良好的结果。

华为现在87,805项专利中,其中有11,152项核心专利是在美国授权的,我们的技术专利对美国的信息社会是有价值的。我们已经和很多西方公司达成了专利交叉许可。华为不能代表别的企业,但是我们自己是绝对尊重他人知识产权的。

记者:我想问一下,一方面每年我们投入这么多钱在研究与创新,另一方面我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,关于技术创新的共享和自主研究,这两者的平衡点是什么?

任正非:在精神上我是支持自主创新的。所有科学家的创新都是自主的,它是一种精神。我认为在尖端的未知上更多的强调自主创新是可以的,比如嫦娥4号,人家不给你,那你得自主。

但是我们不能在低层面上强调自主创新,一个螺丝钉你也要自主?日本、德国的中小企业很了不起,日本一个企业几十年就做一个螺丝钉,这个螺丝钉最大的特点就是永不松动,全世界到处高速设备、高铁、飞机全部都用这家螺丝钉。

被夸大的5G与泡沫的人工智能

记者:原本以为在5G时代,迎接华为的是世界广阔的天地,但是目前为止,外界障碍是比较多的,接下来华为打算采取哪些措施去突破?

任正非:有个老师辞职说世界很大,她想去看看。我想说这个世界很大,还有好多地方我们可做5G的,但暂时还做不了那么多。少数地方的拒绝不能代表我们在大多数地方被拒绝。

而且5G实际上被夸大了它的作用,也被更多人夸大了华为公司的成就。因为我们跑得太快了,年青人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,一直讲啊讲,就把事情夸大了。

实际上现在人类社会对5G还没有这么迫切的需要。人们现在的需要就是宽带,而5G的主要内容不是宽带。5G有非常非常多的内涵,这些内涵的发生还需要更多需求的到来,还需要漫长的时期。

不要把5G想象成海浪一样,浪潮来了,财富来了,赶快捞,捞不到就错过了。5G的发展一定是缓慢的。

就好比我嘴巴很大,但是喉咙很小,我吃一大块肉还是一口吞不进去。大家别那么着急,5G现在暂时还没有充分发挥出用处,太快了。

这次中央台用来在深圳(5G)直播春节联欢晚会,也只是个演示性作用,这种演示还不足以变成大规模的商业行为。

记者:现在很多公司把人工智能当成一个主要的目标,言必称人工智能。您担心这个趋势会导致人工智能形成一个泡沫么?

任正非:人工智能有可能是泡沫。但别害怕这个泡沫破灭,那些失败的专家工程师,我们招聘,为什么?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生产结构,改变我们在全世界的服务结构,我们需要这些人。

为什么我要失败的人呢?失败的人就是理想太大,平台太小。但是我的平台很大,能够容纳你跳舞。

为什么人工智能会出现泡沫化?就是同一个东西,这个世界实际上只需要一家公司,比如说办公系统,谁还能取代微软?真正的机器人出来后,90%的机器人公司就困难了。

我很难解释人工智能是不是有泡沫。我们公司在工程上,比如新疆高山上的基站,是京东快递小哥骑着摩托上了山,把设备按照我们的说明装好以后,我们人在西安调测,调测通过就验收了,报告、发票就出来了,钱就付给你了。

如果我们不采用人工智能的方法提升生产效率,就不可能实现低成本,不可能获得高利润,也不可能加大对未来的战略投入。

记者:华为目前的基础研究处于什么技术水平?

任正非:总体来说,我们对自己的基础研究评价应该还不够满意,为什么呢?这30年,其实我们真正的突破是数学,手机、系统设备是以数学为中心,但是在物理学、化学、神经学、脑学……其他学科上,我们才刚刚起步,还是落后的。

未来的电子科学是融合这些科学的,还没有多少人愿意投奔我们。所以,我们在科学构建未来信息社会的结构过程中,我们还是不够的。

热学将是电子工业中最尖端的科学,这方面我们的研究也是领先的,就是太抽象了。所以,应对未来的挑战,我们都在找路,但如果慢慢找来找去找不到,追兵也很快到了。

很多人想做百年老店,这是非常困难的,最主要的是要去除惰怠。曾经有首长说要总结一下华为公司的机制,我说首长您别总结,前20年是积极进步的,这10年是退步的,为什么?就是人们有钱就开始惰怠了,派他去艰苦地方不愿意去,艰苦工作也不愿意干了。

如何能够祛除惰怠,对我们来说是挑战。所以我们强调自我批判,就是通过自我批判来逐渐祛除自我惰怠,但我认为并不容易,革自己的命比革别人的命要难得多得多。


在线报名

提交

博纳教育城

关注博纳动态

客服热线
0574-87882471

电话:0574-87882471

邮箱:315000

地址:宁波鄞州百丈路86-99号17楼17-2(东城百汇大厦)